2023年10月4日

《宝石与宝石学杂志》(中英文)——推荐文章《危地马拉高级绿色翡翠的矿物成分及产地

作者 admin

危地马拉高档绿色硬玉的矿物成分和产地

王立生、张海恒、刘静宜等

1. 河北地质大学国际玉石研究院, 河北 石家庄 050031;

2. 河北地质大学地球科学学院, 河北石家庄 050031;

3. 河北地质大学珠宝首饰检测中心, 河北石家庄 050031;

4. 香港珠宝学院,香港

摘自《宝石与宝石学杂志(中英文)》2022年第5期

抽象的

选取危地马拉高档绿色翡翠样品为研究对象,采用宝石显微镜、偏光反射显微镜、激光显微拉曼光谱仪、电子探针等检测手段,进行外观特征、放大观察、矿物成分等检测。 ,以及玉石样品的微观结构。 、拉曼光谱及矿物化学成分研究。 根据矿物成分及其演化,成矿作用分为三个阶段:(1)早期成矿产物为硬玉,具有粗粒、半自形-自形柱状结构,化学成分很纯; (2)主要成矿过程 成矿期以交代作用为主。 早期形成的产物是颗粒细小的翡翠。 与第一阶段的硬玉相比,FeO、Cr2O3、MgO、CaO 含量较高。 后期形成的产品是颗粒细小的翡翠。 绿辉石的MgO和CaO含量较高,由于Cr2O3含量有规律的变化而呈现出深浅不一的绿色; (3)晚期成矿产物为硬玉(或钠长石)+榍石等,呈充填构造。 榍石以网脉形式分布在硬玉和绿辉石颗粒之间或微裂纹中。 晚翡翠(钠长石)+榍石+流体包裹体组合,即翡翠中的白色棉絮状物质,实际上是流体熔融包裹体的一种。 流体熔体包裹体中的流体相含有CO2、CO等成分,其中2 145 cm-1处的特征拉曼位移峰最强,表明CO含量较高的强还原成矿环境,常见于样品。 证实了无定形碳相的存在。 结果表明,所研究的危地马拉高品位绿色硬玉样品的矿物成分大部分以硬玉为主或硬玉为主要矿物之一。 “晚翡翠+网状榍石+以CO为主”常见于白色棉状物质中。 “流体包裹体”的组合可以作为鉴定危地马拉高档绿色翡翠和缅甸绿色翡翠的重要参考特征。

结论

(1)危地马拉高品位绿色翡翠的形成过程经历了三个主要成矿阶段:早期成矿,其产物为硬玉(Jd-Ⅰ); 主成矿期早期,产物为硬玉(Jd-Ⅱ),主成矿期后期,产物为绿辉石(Omp-Ⅱ); 成矿后期,产物为硬玉(Jd-Ⅲ)或钠长石+榍石等。早期形成的硬玉(Jd-Ⅰ)具有粗粒、半自形-自形柱状结构,化学成分非常纯净; 主成矿期早期交代作用形成的硬玉(Jd-Ⅱ)晶粒细小,与早期形成的硬玉(Jd-Ⅱ)相似。 成矿形成的硬玉中FeO、Cr2O3、MgO、CaO含量较高; 主成矿期后期形成的产物为细粒绿辉石(Omp-Ⅱ),取代了主成矿期早期。 产物中共存有硬玉(Jd-Ⅱ)甚至早期成矿形成的硬玉(Jd-Ⅰ); 后期剩余的成矿矿物结晶形成硬玉(Jd-Ⅲ)或钠长石,与硬玉(Jd-Ⅰ)相同。 石材组合,填充结构。 榍石呈网状脉状分布于硬玉和绿辉石颗粒之间或微裂隙中。 主成矿期后期的绿辉岩也经历了早、中、晚的多次活动,造成翠绿色的Cr2O3含量有一个从低到高再降低的过程。

(2)危地马拉高档绿色翡翠中的白色棉状物体,属于固体包裹体和流体包裹体的组合。 由于这两部分所占比例较大,因此不能简单地将其归为熔体包裹体或流体包裹体。 ,但应归因于流体熔体包裹体。 这种流体熔体包裹体是形成危地马拉高品位绿色翡翠的矿化系统晚期成分的残余物。 它们的普遍存在表明这种玉也是由流体熔融系统形成的。 早期的半自形-自形残余硬玉表明它们可能属于P型成因,而主成矿期早期的细粒硬玉和后期的细粒绿辉石主要属于R-型。类型原点。 流体熔体包裹体中的流体相含有CO2、CO等成分,其中2 145 cm-1处的特征拉曼位移峰最强,表明存在高CO含量的强还原成矿环境,这与常见现象一致在样品中。 无定形碳(即小的黑色夹杂物)相互印证。

目前主流观点认为,危地马拉高端绿色翡翠与缅甸绿色翡翠的主要区别在于,前者以绿辉石为主,后者以硬玉为主。 本文的研究表明,这种区分方法并不准确。 本文研究的大多数危地马拉高档绿色翡翠样品的矿物成分主要为硬玉或硬玉为其主要矿物之一。 白色棉状物质中常见的晚翡翠+网状榍石+CO基流体包裹体的组合,可以作为鉴别危地马拉高品级绿色翡翠和缅甸绿色翡翠的重要参考特征。 危地马拉绿色高档翡翠的形成、演化、矿物成分和化学成分特征,以及糜棱岩结构和超糜棱岩结构的存在,都意味着危地马拉产出更多、更高品质的绿色翡翠值得期待并接受。 的。

关键词

硬玉; 硬玉; 绿辉石; 榍石; 危地马拉; 缅甸

DOI:10.15964/j.cnki.027jgg.2022.05.002

DOI:10.15964/j.cnki.027jgg.2022.05.002

文中数字:

翡翠玉石杂谈_《翡翠》_翡翠杂谈/

图1 危地马拉高档绿色翡翠样品

《翡翠》_翡翠杂谈_翡翠玉石杂谈/

图2 部分危地马拉绿色硬玉原料放大图

翡翠杂谈_《翡翠》_翡翠玉石杂谈/

图3 部分危地马拉绿色翡翠样品的放大观察

翡翠玉石杂谈_《翡翠》_翡翠杂谈/

图4 样品中两组不同结构的辉石族矿物

《翡翠》_翡翠杂谈_翡翠玉石杂谈/

图5 样品中的动态变质结构

翡翠杂谈_翡翠玉石杂谈_《翡翠》/

图6 危地马拉翡翠样品的填充结构和贝壳结构

翡翠杂谈_《翡翠》_翡翠玉石杂谈/

图7 辉石早期和主成矿阶段的拉曼光谱(样品GL2-5)

《翡翠》_翡翠杂谈_翡翠玉石杂谈/

图8 白棉中辉石的拉曼光谱(样品GPV2)

翡翠杂谈_翡翠玉石杂谈_《翡翠》/

图9 白棉中榍石的拉曼光谱(样品GL2-5)

《翡翠》_翡翠玉石杂谈_翡翠杂谈/

图10 晚填充钠长石的拉曼光谱(样品GVG2)

《翡翠》_翡翠杂谈_翡翠玉石杂谈/

图11 无定形碳的拉曼光谱(样品GVG3)

翡翠杂谈_《翡翠》_翡翠玉石杂谈/

图12 危地马拉玉石代表性样品的矿物和结构的背散射电子图像(1)

《翡翠》_翡翠玉石杂谈_翡翠杂谈/

图 13 危地马拉高品位绿色硬玉样品的代表性矿物和结构的背散射电子图像(2)

翡翠杂谈_翡翠玉石杂谈_《翡翠》/

图14 危地马拉玉石样品中的网状榍石

欢迎